Light

喜欢的歌,静静地听;喜欢的人,远远地看

2022我们扛住了么

刚看了网易一个叫做#我门扛住了2022#的年度视频,关于疫情,关于逝去的人,关于一些平常生活中的点滴瞬间……一直以来我都还自认为算是一个不太愤青的人,但在那个视频中,却忽然有太多的心酸,无奈,甚至是愤恨。这一年,到底是怎么样的一年,以至于回望的时候,我看不到几个 ...

我喜欢此刻的上海,有阳光,淡淡的桂花香,以及,凌乱的风

嘿,2021

你说,我们的2021是什么样的呢? 关于2020的一切,似乎我还没有足够的精力可以去回顾,他们说,这是坎坷的一年,他们还说,但愿接下来的一年会更好,是呀,对于新年,每个人都应该有更多的期许和祝愿,毕竟这会是一个全新的开始。在2020年的最后几个月里,我始终都是在不 ...

最近日常焦虑

岁末

岁末

今天是2019年1月28日,距离上一次写博客已经过去好长时间了,博客变得越来越安静,或者说越来越沉寂,似乎只有更少的人还在坚持记录一些东西,我依旧认为这是个很快餐化的时代,微信,微博,朋友圈,我们在以更小成本分享东西的时候,也更加的不愿意花费时间去获取什么,因为 ...

列车

半卧在北上的高铁上,看着窗外延伸的铁轨和旁边刚刚开始变黄的树叶,这趟旅程正要开始进入尾声。或许,这也还算不上一个旅程,整个国庆的目的就是回家待了待了7天,看看大半年没见的父母和家里的老人依旧熟悉的目光。然后再匆匆回到北京,继续着好像比重庆更加适合我的生活。 ...

20180801

忽然想起前几天一个朋友问我,为什么这么久没有再写点什么,想想也是,不过始终不知道写一些什么,始终会觉得现在这家公司做点东西并不是自己喜欢点,不过说实话,离开uber之后,也一直没有再找到有什么东西是真的能让人亢奋起来的。依旧在不停的寻找,想要一个更符合自己心意的生活状态。祝夏安

在鸡汤之后,从《无问西东》往前看

在鸡汤之后,从《无问西东》往前看

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,鸡汤这个词和文艺青年一起,被看作是一种带着戏谑的词。与其说是我们嘲笑那些道理,不如说是在种种现实的压力下的无可奈何,每个少年曾经都有过一个科学家或者英雄的梦,我们大概都没有成为那样的一个人,然后所谓的成熟,世故,让我们不再去想那些看上去 ...

那个简单而执着的故事,不单是缝纫机乐队的摇滚,也是每个人心中最执拗的那个不愿放下的梦想